東京一人四天遊 之 四

2009‧01‧10
池袋 ⇒ 成田機場

最後一天, 天氣又轉晴了. 但是, 今天不打算去任何地方, 就輕輕鬆鬆的回家吧. 到酒店大堂吃早餐後, 回房間時看到有人穿著酒店的浴衣在酒店內移動, 實在有夠像是在醫院似的…

回房間執拾好行李, check out, 就到車站去, 買了 N’EX 的車票. 故意買了個多小時後的一班車, 在車站找個大儲物櫃寄存了行李, 然後在車站附近繞個圈.

在池袋住了三天, 其實還沒有真正逛過這個車站. 之前的一晚終於也試吃了這裡每天都經過的一間餅店的一塊餅, 經過的時候常常都充滿甜甜的氣味, 非常之吸引, 但試吃之後才發現餅乾是非常之硬.

SEIBU
牛乳バー

經過西武, 發現很多人在排隊等待10點鐘開門..

經過在牛乳バー, 喝了一瓶咖啡牛奶, 牛奶味很濃.

車站很大, 繞了兩圈, 就差不多時候出發到機場了.

在機場, 才發覺太早到原來是沒有用的, 因為航空公司counter還沒有開…(謎之聲: 你在關西不也是這樣麼?…) 還好, 距離告示牌所實的開始辦工的時間只剩十五分鐘.

在機場逛了一圈, 發覺非常之多人, 所以決定還是入閘後才找東西吃. 結果原來, 入閘後的選擇是非常之少…

在一間”亞洲風味”的食店點了一個牛丼及一杯凍咖啡. 排隊點餐後, 拿到一個盒, 上面寫著”Waiting-Box”, 英文指示是 “Please wait your seat and we bring your meal order”. 找個位置坐下, 發現又有另一個相關的指示 “Please touch Waiting Box on the table”. Um… 我對 “touch” 的理解有了些微的變化.

進餐時, 看見前方的另一張檯, 有個外個人, 留著長長的鬍鬚, 在聽 discman, 而且還在很努力地換碟.

在這裡, 更意想不到的, 是那杯凍咖啡很好喝. 還要是齋啡已經很好喝. 第一次喝凍咖啡試飲了一口之後決定不用加糖加奶.

吃過了飯, 就往登機閘口出發. 途中買了些手信, 把 Suica 內的餘額全都用盡, 結果只剩29円, 都在飛機上捐到零錢布施去.

回程的飛機, 很少人, 無論左或右邊, 都沒有人坐… 那一餐不知是午餐還是晚餐的選擇, 是魚或牛. 來的時候吃了個難吃的魚, 唯有再吃多一次牛肉飯…

回到香港, 在 Burget King, 吃了晚飯(第二餐?). 帶著行李在店內找位置, 不小心阻到了旁邊海皇粥店的清潔阿姐. 清潔阿姐不滿地”嘖”了一下, 把我從日本這個 manner 天堂拉回來香港這個 manner 地獄.

 

「東京一人四天遊 之 四」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