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岡遊記 之 壹 – 出師不利

2010-12-29
(香港 ⇒ 東京 ⇒ 沼津)
東京國際機場 ⇒ 沼津イーラde

由東京前往靜岡大概約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連等候時間), 基於日本的店舖都很早關門的考慮, 還是訂了早上往羽田機場的飛機到東京.

去東京的 CX548 8:30 起飛, 結果天還未光就出發往機場. 我不喜歡匆匆忙忙的, 所以總是會預早一點到機場, check in, 然後去吃早餐等上機.

等到登機時間 8:00 還未安排登機, 然後看到飛機機頭打開了作維修狀就心感不妙. 接著就聽到延誤的廣播.. 由 8:30 延至 9:15.

維修中…

45 分鐘對我行程的影響不大, 反正我第一天只打算去沼津漁市場那邊吃個晚飯而已. 不過就應該很難趕到黃昏前到海邊了.

等到 9:15, 第二次廣播.. 再延遲到 11:00… 2.5小時!? 那到漁市場的時候就肯定是入夜時份了. 還好那些食店 9 時 Last order, 問題應該不大 (不過人家如果賣完就關店囉…所以還是有點擔心).

延遲兩個半小時的補償, 是可以走到老遠的一間 cafe 吃 $75 的東西作早餐. 雖然已經吃過早餐, 但我看反正有一個多小時, 就過去吃個餅喝杯咖啡好了.

預計 11:00 .. 結果最後是 12:30..

10:45 回到登機閘口, 等到 11:00 時, 航空公司的職員聚在一角 briefing. 之後再次宣佈..12:00才開始登機.

飛機真的起飛的時間是 12:30, 比預定遲了 4 小時.

機長解釋, 起初是天氣雷達壞了, 修好後才發現水壓系統都要維修, 所以要延誤兩次.

至於飛機餐, 仍然是早餐.. 一天吃三份早餐, 好像是第一次…

降落時間大概是五點, 比預定的 13:30 遲了 3.5 小時. 這 3.5 小時把我預定的計畫都打亂了. 原本查好了三班新幹線的時間, 心想延遲兩小時都沒有問題, 結果全部都沒有用.

落機了.. 但已經是黃昏.

到達機場的第一件事是去換 JR pass, 順便換一張到靜岡的新幹線指定席票. 最近羽田的新幹線車站是品川, 最快可以乘京急空港線過去. 不過因為我買了 JR pass 而又其實不趕時間 (反正都已經遲了..), 就選了 Monorail + JR 的方法到品川(持 JR Pass 可乘坐 Monorail 其實也是最近才可以的). 路程是遠了而且又要拖著行李走來走去, 不過就省回 400円(京急) 的車費.

原本訂往羽田的航班是基於幾個原因, 包括是航程短一點, 到市區快一點, 而且還可以參觀一下新的東京國際機場大樓. 不過後來我在想, 反正我買了 JR pass 可以搭 N’EX, 其實應該到成田搭 N’EX 到東京轉新幹線, 全程指定席又少轉一次車, 車程是長了但就舒服得多…

五點半買到的是六點半由品川出發的新幹線車票. Monorail + JR 山手線到品川駅, 不用等多久就可以上車了. 我住的酒店在沼津車站, 要搭新幹線到三島車站再轉 JR 東海道本線前往. 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八點了. 八點, 已經不可能再搭車到漁市場吃飯.. 漁市場之行程唯有就取消掉.

漁市場沒有得去, 但晚飯還是要吃的. 在香港等飛機的時候, 我已經順便找了一下可以去吃飯的地方. 看到酒店房間的地圖也有指示其中一間, 就選定了位於沼津駅南口附近的 魚がし鮨.

魚がし鮨其實是個大集團, 在靜岡有很多分店. 大部份都標榜由沼津港直送海產, 剛好可以補償我去不到沼津港的遺憾. 在 イーラde 大樓的三樓有兩間店, 後來才知原來都是這個集團的. 我隨便進了一間, 點了一個年末特價套餐 (3500円 -> 2011円).

(左上)魚がし鮨 流れ鮨 沼津店 (右上)蟹湯 (下)年末サービス握り

湯很大碗, 壽司很好吃 (好像有點廢話.. :-P). 吃罷滿足的一餐, 心情都好過來了. 回酒店前到車站預訂好行程上的其他新幹線指定席位置, 結果發現最後回東京的一程已經滿座! 年末年始的威力啊… 結果要乘早兩個小時的一班車回東京… 第一天我就損失了差不多六小時行程… 果真是出師不利..

在《靜岡遊記 之 壹 – 出師不利》中有 2 則留言

發表迴響